城墙外的迷宫

世界变幻,但时间从不作答。生命相承,殊途同归。在路途之中,待我等揭开世界的面具。

【全职高手乙女】想拥入怀中或捧在手心的他们

#此文又名《“小木乃伊”版的他们》 《男友这么可爱我该怎么办》#
#这里是越来越佛系的渣作者一枚#
#如有雷同,请告知#



#周泽楷——小伊——木乃伊#
是从隔壁柏木前辈那里接手的小木乃伊呢
虽然是木乃伊,却被在中国捡到了
而且据说年龄要比一般的木乃伊小很多哦(笑)
全身被绷带裹得严严实实,头顶却有一根长长的呆毛
寡言少语,要知道他的心情也只能通过呆毛呢
比起埃及的沙子,似乎更喜欢有关枪的服装和搭配呢
后来给牠做了一套小小的风衣和帽子
又为牠做了一把小小的枪
为了表达谢意,蹭了我的手指半天
呆毛都卷成心形的了呢
。。。真可爱❤️~
————《周•可爱•小木乃伊•泽楷:“❤️”(抱枪,蹭)》









#孙翔——可尼——小鬼#
在家附近的草丛里发现的,身上还全是伤
给了块饼干之后就一直跟在身后
后来还是让他进了屋
在一起的日子里发现他智商和情商都很低
作为这一点,也只好感叹该喂六个核桃给牠了
在又一次被发现偷吃妹妹的蛋糕后终于和牠吵了一架
也不知道安慰人,在桌上直打转
后来似乎听取了隔壁神谷同学家科尼的提议
给妹妹用几朵花编了一个小小的花环
后来作为道歉的回礼,还特地做了一件小礼物
给时候的傲娇模样萌翻了
。嘛,双商也不是所说那么低啦(脸红)
————《孙•傲娇•小鬼•翔:“……”(啃瓜子,发现有人看牠,扭头)》












#王杰希——阿勇——小型龙#
是在家附近的捡到的龙呢
因为浑身脏兮兮的所以给牠洗了澡
结果眼睛不知道怎么就成了o.0的样子
很喜欢绿色和魔法的东西
后来给牠带好了网上买的巫师装
看起来很喜欢
作为一位作家,深夜赶稿是必备经历
所以在写字台上累到睡着也是日常
不过有次醒来的时候,滑下的毛毯却有好好盖在身上的
后来看到牠蜷缩在书桌旁,才知道毛毯是牠拉上的
。。很贴心,有种被父亲照顾的感觉
————《王•父亲•小型龙•杰希:“……”(再次把毛毯拉上,叹气)》








#叶修——胖嘟嘟——食梦貘
作为一个怕鬼的恐怖漫画家
晚上被噩梦惊醒已经成了日常
后来听取了表弟大地酱的意见
花了一张据说能招出梦貘的符
当天晚上醒来的时候被子上趴着一个毛绒绒的物体
被吓的掉下床的时候好像能看到牠毛绒绒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
速度要比大地君家快好几倍,据说是速度最快的梦貘了
长得好看又毛绒绒,虽然看着像个球
但只是虚胖而已
似乎很喜欢吃噩梦,对烟的味道也很向往
总之牠来之后就没做过噩梦
后来就决定以后把牠当抱枕抱着睡了
————《叶•虚胖•食梦貘•修:“……”(哥不要面子的啊?[生无可恋脸])》








#黄少天——阿努比斯——阿努比斯像
老爸记过来的时候厚重的包裹吓了我一跳呢
打开以后才明白为什么要裹得那么严实
‘哎我说靓女你看我一眼啊,你不看我我多寂寞啊哎我跟你说我在埃及balabal……‘
啊,又来了
先前以为来了位贤者,结果却来位话唠
和想象中的阿努比斯完全(重音)不一样,超极(重音)吵
比柏木君家的还吵,别人只有听牠说话的份了呢
。。不过多亏了牠,家里热闹多了呢
总而言之,谢谢啦
————《黄•话唠•阿努比斯像•少天:“哎我跟你说啊balabala ……”(今天的黄烦烦依旧很话唠呢,无奈笑)》

——————题外话———————
“把小周还给我。”你固执地向抢夺者伸出手。
“哈?你说牠?这只不过是一个能赚大钱的物品罢了,我凭什么还你?你还不如把牠ra…”
还未说完的话被突然打到脸上的拳头打断,他刚想破口大骂却被女生冰冷的眼神震慑。
“我不管你是抢夺者还是偷窃者,你给我听好了。小周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想动牠先过我这关。牠,只能是我的,懂?”





一小时前困的不行,一小时以后就去旅行了?
。。。。。。别在路上睡着了哦(^_^)

【全职高手】好孩子的奖励

#ooc归我,男神归蝴蝶蓝大大#
#渣文笔,请包容#
#这个叶神,很撩#


冬天的h市很冷。
这是纪蕴推开门时在脑海中划过的第一想法。



纪蕴站在街角的咖啡店门口,在冷风灌进脖子里的那一刻,裹紧了身上的羽绒服。
冬天的时候果然还是宅在家里好啊。
这是在寒风中已经被冻得脑子短路的纪蕴的想法。
想起那个人在下晚课时打来的电话里用慵懒嗓音提出的要求时自己的心动,纪蕴觉得自己终于体会到“声色迷人心窍”的真正意义。
“……所以我是脑子坏了才答应那个家伙的要求,在这么冷的天气下遭罪。”
纪蕴一边不满地小声嘟囔,一边不停地跺着已经发麻的腿。
暗色渐渐沿上天边,纪蕴转身离开街角沿着约定地点走去。
路过兴欣俱乐部时在,急促的脚步骤然停止。



叶修倚在俱乐部门外,用嘴从烟盒里叼出一根烟。
自从被兴欣队员忩恿给自己女友打电话提出圣诞节一起过的要求,心脏的叶修大大开始思考如何让女友有一个“难忘”的回忆。
抬起头,叶修瞥见离他有一定距离的纪蕴,笑着冲她摆了摆手。

“哟,丫头有没有想我啊?”
“……叶修?”
“嗯?”
“……”

纪蕴生无可恋地抱头蹲下。
刚刚居然觉得这个心脏倚在墙上,用嘴叼烟的样子十分帅气,自己的脑袋一定是坏掉了吧。

脚步声愈发相近,有什么东西被轻轻放上头顶。
“想什么呢?和哥出去逛逛。”
“……好。”

纪蕴其实很讨厌圣诞节。
没有其他原因,只是因为圣诞节是好孩子的节日。


纪蕴是家中的次女,也是家里唯一的女孩。
纪家有条不成文的规定———纪家的女孩长大后的学习领域中一定要有学医。
而纪蕴的爱好更偏向于音乐。
在纪蕴的人生中,她所作的事都与家中长辈们的意愿相反。
这也导致纪蕴在长辈们眼中是“不听劝”、“倔强”、“走歪路”的形象。
对于深知纪家家规的纪蕴来说,没达到长辈们的要求=等于惹长辈们不高兴=自己是个坏孩子。
这成了纪蕴灵魂上的承重枷锁。
所以在过圣诞节时,纪蕴就是那个唯一没有领到礼物的孩子。
所以…
“…我不需要礼物。”
这是纪蕴在听到叶修询问自己想要礼物时的回答。
“因为我不是好孩子。”



叶修其实知道纪蕴这么说的原因。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叶修也不得不承认纪蕴确实不是一个好孩子。
但是…
“对哥来说,你就是一个好孩子。”
手腕被牵制,纪蕴回头望着叶修难得严肃的面孔。
“起码你在伴侣这块选择了哥不是吗?”
“……叶修,你要点脸行不行?”
“哎,哥觉得自己挺帅的呀。”
“怎么可能!你个心脏嘲讽脸老烟枪balabala ……”

















“嘛,总之。”
将娇小的人圈进怀里,并在发旋上落下一吻。
“圣诞快乐,哥的好孩子。”









【凹凸/金生贺】礼物

#这里凌赤,渣作者一个#
#给小天使的生贺文#
#文是看了@画戟雕戈 大大的贺图的启发#
#如有侵权,请告知我#
#刀子or 糖?,我不知道(笑)#
#配上《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食用更佳哦❤️#

接受即走下文

ready?

go

⬇️



少年从梦中醒来。
他穿上外套,戴上帽子,决定在外面转悠几圈。


路上遇见的队友,微笑着递给他两个包裹。


盒子里装的是青色的信赖和蓝色的友谊。


顶着巨大呆毛的姐姐红着脸塞给他一个礼盒,她的双生子弟弟追在因为害羞而逃离的她身后。


盒子里装的是紫色的亲情。



头戴帽子的青年把面孔埋在脖子的红围巾里,他将包裹放在少年的手里。


盒子里装的是橙色的追随。



肩扛锤子的青年扬起不羁的笑意,将包裹轻敲在少年的头上。


盒子里装的是红色的热血。



游走在世间的骑士将右手放在心脏处对少年行礼,他用礼节希望少年能收下他的馈赠。


盒子装的是绿色的忠诚。



身着黄色衣服的王者扬起张狂的笑意,他用气场使不得不接受王的赏赐。


盒子里装的是黄色的强大。


银发的幼驯染瘫着张脸将礼物给了少年,但红着的耳尖却表达他内心的波濂。


盒子里装的是白色的光明。


少年一脸幸福的捧着礼盒,他刚想向同伴们道谢。却看到他们的身影越发模糊直至消散。



手中的东西撒了一地,少年扑向同伴们的位置,却只抓到一片虚无。


身着白色礼服的神明从天而降,它慈悲dew将礼盒递给留下眼泪的少年。


盒子里装的却是无尽的黑暗。


少年金黄色的头发渐渐被染成绝望的白色,他那湛蓝的眼睛也渐渐被血泪染成哀伤的血色。


他闭上眼睛,无助又悲伤地,等待着自己被无尽的黑暗吞没。


视野渐渐被黑暗替代,少年陷入永久的沉睡。



















“嗒。。。嗒。。。嗒。。。”


少年睁开无神的眸子望着面前一脸普通的少女。


少女无声地望着这个被黑暗笼罩的少年,她侧开身。
















为少年打开一扇透着金色的大门。







可能会有后续?

【全职高手】女友紧张/害怕时候的坏习惯

#叶/喻/王/周#
#人设归蝴蝶蓝大大,ooc归我#
#第一篇乙女,望使用愉快#




1.叶修
她做题的时候,
喜欢扯她的头发。
结果题目没做出几道,
头发快被扯没了。
—————《丫头,把手放下吧。》《哥看着心疼》


2.喻文州
胆子很小,
却偏喜欢看恐怖片。
一到害怕的地方,
就开始狠狠地掐自己。
————《乖,听话。》《害怕的话,我给你掐》



3.王杰希
半夜去看她,
看到她整个人闷在被子里。
一问以后,
才知道她做了噩梦。
————《闷被子对身体不好。》《以后我陪你睡》


4.周泽楷
。。。喜欢。。。解题
。。。数学。。。理化
。。。解不出。。。熬夜
。。。心疼。。。
————《。。。对身体。。。不好》《。。。睡觉。。。》

#这里凌赤,渣作者一个。
#这篇文是对白苏、月红的个人理解。
#爱到深处,自然黑。
#接受的请阅读以下文字,不喜请勿进入。

Ready?

go
⬇️

【狐妖小红娘/白苏/月红】谎言•红(苏)篇(上)
一气道盟盟主纯质阳炎使用者——东方月初。
妖盟盟主绝缘之爪拥有者——涂山红红。
500百年前与黑狐大战之时,用尽数妖力和魂魄作为条件,一枚虚空之泪作为法宝,进行转世续缘。
在那以后,东方月初转世成蹭吃蹭喝、视钱糖如命的白月初,涂山红红变成妖力和心智下降的涂山苏苏。这已经成了不可改变的事实。
在那以后,涂山雅雅成为了那个高冷九尾的涂山新大当家;涂山容容成为了那个脸上挂笑的涂山二当家。
以后的日子里,涂山雅雅用各种方法去寻找东方月初的转世,并且希望转世变成东方月初的样子。
她不承认那个跟在她后面嚷嚷着要看“姐姐大人是怎么工作”的涂山苏苏,并不是她的姐姐———那个当年叱咤风云的妖盟盟主涂山红红。
她拒绝将有关涂山红红的一切东西转交于涂山苏苏,甚至在知道纯爱天书在涂山苏苏手里时,做出亲手伤害自己亲“妹妹”的事情。
她不想看到那个所谓的涂山三小姐涂山苏苏,她催促着让涂山苏苏和白月初结婚的目的也只是想看到“她”而已。

直到涂山苏苏挡在她的面前。

她才知道,无论那个失去妖力和智力的姐姐怎么变化,她都会在妹妹有危险的时候挡在她们面前。
她开始重视那个涂山苏苏,为她更换衣服、遵从白月初的意愿,让涂山苏苏在有足够的时间爱上他(当上最好的红线仙)、给她分配任务,不再阻拦。
她相信总有一天,那个涂山红红会再次光临人间。

没有一个人真正在意涂山苏苏。

包括白月初,他仅仅是因为那一亿元的债务和涂山苏苏的那一堆零食。

涂山苏苏其实是涂山红红的期望。涂山苏苏有涂山红红没有的单纯、有涂山红红没有的平静生活。
就如同南国篇中的涂山红红所说的那样,她并不是那个傻乎乎、不知危险为何物的蠢货涂山苏苏,也不是那个肩负重担的妖盟盟主涂山红红。她只是她,那个普通的、来救白月初的涂山红红。
不以妖盟盟主的身份,不以连自身都难保的小蠢货,在所有人眼前的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她。
涂山苏苏作为失去妖力和心智的涂山红红的另一形态居住涂山,全是出于他人再次想见到涂山红红的愿望。
等涂山苏苏这一形态慢慢成长,并完全变成涂山红红,又有谁在乎?
世人皆知涂山苏苏就是涂山红红,又有谁不知涂山苏苏其实也不是涂山红红。
那个无妖力和心智缺失的涂山苏苏怎么可能是涂山红红呢?有人发出此番言论。
但又有谁知道为什么涂山红红失去妖力后会心智下降到小蠢货涂山苏苏的地步呢?
那是涂山红红自己童年时代最渴望实现的愿望啊。
又有谁在意,他们想要的只是“涂山红红”而已。
每个人都是知道的,不是吗?
不然又为何有这么多人,逼着涂山苏苏快速生长?
那只是一个谎言。
一个所有人都相信“涂山红红”会再次出现的谎言罢了。